原创短篇小说 孩子的抉择

梅香竹秀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8-20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孩子的抉择
文/宋昱慧

万科城的地下车库足足有三万多平,林立的钢筋水泥柱子,僵硬的水泥地面,昏黄幽暗的灯光,似乎冻结的阴冷空气,还有一辆辆像刻意摆放的各式各样的汽车,让这里滚动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恐怖气息。地下车库历来是凶杀犯钟爱的作案场所,是侦探小说家们喜欢描写的地方,然而,除了保安定例地巡视,保洁每日的清扫,业主的来去匆匆,实在不是让人喜欢并愿意光顾的地方。12岁的吴思远和11岁的彭程就在这样实在不让人喜欢和光顾的地方足足呆了一个下午,这两个孩子不知道是在哪里捡了一张冰箱包装箱铺到远离主道的连接业户电梯和消防通道出入口旁边的角落里,一边吃零食,一边讨伐自己的父母。

吴思远是个胖墩墩的男孩,浓眉大眼,肉呼呼的鼻子,厚厚的嘴唇,身材壮硕,比同龄孩子高出一头,如果不是因为声音还带着童声稚气,会让人错觉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彭程刚刚相反,身材瘦小,个头还不到吴思远的肩膀,皮肤白净,头发乌黑浓密,棱角分明的五官透出一股沉静和精灵。尽管这两个孩子住在同一栋楼里,但是还是让人很难想象身高如此悬殊,家境更是悬殊得离谱的两个孩子居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不过这两个身高差距悬殊、家境更是差距悬殊得离谱并且很难让人相信能够成为好朋友的好朋友确实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有些时候,朋友的好坏不是能够由身高决定的,也不是由家境决定的,尤其是在孩子纯净的心里。

吴思远紧锁眉头的胖乎乎的脸在幽暗的灯光里有种说不出的和他年龄不相称的忧郁和沉重,他斜身坐在铺开的纸板上,肉乎乎的手里攥着一条暗红油亮的熏鸡腿,这是他最爱吃的食物,可是现在却没有心情吃,只是用手攥着,下意识地用手攥着,几乎都没有看一眼。

“彭程,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爸爸和妈妈让我在下月八号之前必须做出决定,是跟爸爸生活,还是跟妈妈生活。他们居然让我选择!我怎么选择?!真是莫名其妙!我发现大人很多时候都是莫名其妙!还有10天的时间。10天时间让我做出选择,这不是难为我吗!”吴思远有些愤愤地说。

“那你为什么不跟他们表明你自己的态度?”彭程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注视着吴思远,一本正经地说,长长的睫毛让他看上去有几分女孩子的俊俏。

“你可拉倒吧!我的态度?!在我的家里我是不能有我的态度!都是他们的态度!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读什么课后班,上哪所学校,玩什么样的玩具都是他们的决定,甚至是交什么样的朋友都得由他们把关。按照我爸妈的说法我还没有自己决定的能力,他们说从小养成恭顺、听话的性格,长大了才能搞好与上司和同事的关系,才能减少被炒鱿鱼的危机。然后又常常地骂我没有主见!真是不可理喻!”吴思远故意做出一副可怜状,惹得彭程哈哈大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老吴!你爸妈不是很宠你的吗?看把你喂得这么胖!”彭程笑得更加厉害了。

“宠我?!那是在他们风平浪静的日子,在他们雷霆风暴的日子,我就成了他们彼此维持冲突的理由!关键是我们家几乎没有风平浪静的日子。他们整天吵吵吵,连走路打个照面,互相看一眼都能吵翻。我妈说:‘要不是为了儿子,我绝对不会跟你这样的混蛋生活!没有本事挣钱,还一身毛病!’我爸说:‘要不是有儿子,我早就蹬了你这个泼妇!’你说吧,我成了他们的障碍啦!我还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吗?!”吴思远愁眉苦脸地说,这次是真的愁眉苦脸。

“要说宠我,那只有我姥姥!什么好吃的都给我买!”吴思远扬了扬手里攥着的鸡腿,狠狠地咬了一口,厚厚的嘴唇上立刻沾满了油脂。

“还吃!瞅瞅你都胖成猪啦!”彭程用白净净的小手拍了拍吴思远圆滚滚的肚子说:“我看这么吵,就让他们离了算了。反正现在离婚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班四十个学生,父母离婚的就有17个,剩下23个也是父母常常莫名其妙地吵架。大人真是莫名其妙,怎么这么爱吵架!难道都是公鸡投生的吗?!我的爸妈也吵,吵得我都不敢交女朋友。”彭程故作忧郁地说,还握着小拳头,托着下颌,摆了一个帅帅的造型。

“不敢交女朋友?!有女生追你?”吴思远把眼睛笑成两弯月牙,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纠结,脸上厚嘟嘟的肉一颤一颤地说。

“有!不是一个呢!烦死了!谁让我长得这么帅呢!还多金!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彭程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那帮女生整天粘着我,尤其是王茗茗,一说话露出两个大板牙,难看死了!还有韩冰冰整天摆出一张公主脸,恶心得要死!我只好逃跑!见到她们就跑!”彭程笑嘻嘻地说。

“你家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吵?”

“为了女人呗!我爸在外面常常有女人,我妈就闹!昨天,我妈约几个闺蜜把这次的小三堵在商场里一顿暴揍,衣服都撕烂了。还把我爸给那个女人买的车砸个稀烂。我爸逃的比兔子还快。要说这一点还是比我们班刘琦的爸爸强得多,刘琦的爸爸联合小三把他妈妈打得皮青脸肿,肋骨都折了三根。”

“你爸妈这么闹,不闹离婚啊?”

“离婚还好呢!我巴不得他们离婚!省的三天两头地闹腾。可是他们从来不提离婚的事。每次我妈揪住我爸的小辫子收拾那些女人,我爸都给我妈送‘玫瑰’——使劲往我妈卡里充钱,充到我妈气消为止。我爸说:‘家花没有野花香,野花没有家花长。’他是有原则地!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家花’、‘野花’!还有‘原则!’原则在哪呢?!鬼才相信!我真纳闷,就我爸那副尊容,居然还有那么多女人喜欢!都什么眼神!”彭程不屑地说。

“你爸不帅吗?”吴思远惊讶地问:“那怎么还有那么多女人喜欢!”

“吴胖子,你怎么那么天真!真是太不成熟!她们哪里是喜欢我爸!是喜欢我爸的钱!我爸帅?!帅什么呀!一米六五的个子,都连累我啦!”彭程做出一副老于世故又被拖累的憋屈样子。

“彭程,你真是不知足,要是我家有那么多钱,我爸妈就不会吵架,也不会闹离婚!”吴思远闷闷不乐地说。

“老吴,你为什么不愿意他们离婚呢?他们这么吵多烦啊!”

“离婚我怎么办呢?!跟着我爸,没有人给我做饭吃,没有人辅导我的作业。跟着我妈,我就要离开这里,就不能见到你,就得住破房子去。还有他们都可能再婚,如果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再有孩子,我就会失去保障!保障!你懂吗?!我们班于明明就是这样,他的爸妈各自再婚后,都不管他,把他丢给奶奶,他奶奶又聋又瘸,还没有钱,也不能给他洗衣服,他整天脏兮兮的,身上一股臭味,同学都不爱理他。还有宗晓晨的爸妈离婚后都不管他,他就逃课去网吧,打游戏,跟社会青年混,老师张口闭口地拿他做反面教材,他就辍学了。头几天听说因为抢劫进了少管所。”吴思远心事重重地说。

“那你爸妈是为什么离婚呢?”

“我爸经常失业,什么也干不长,整天窝在家里打游戏,东西随便扔。我妈下班什么也不干,就躺在沙发上看手机。我们家每月还完房贷,几乎所有的钱都给我上学啦。我姥姥就像个保姆一样忙里忙外,还要拿出退休金补贴我们,而我爷爷有钱却养着贴身保姆。然后他们就互相指责对方,然后就不停地吵吵吵!你说烦不烦吧!吵得我死的心都有!真不明白当初他们为什么要生下我!”吴思远依旧忧心忡忡地说。

“胖子!你爸爸活该被‘out’!一点儿竞争力都没有,生存是需要竞争力的!竞争力!懂吗?!有竞争力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你爸爸这么逊,不被‘out’才怪!你可不要死!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那你到底怎么选择呢?”

“我也不知道!”吴思远愁眉苦脸地说。

“要不抽签吧,或者抓阄?猜大小?”彭程一本正经地说,用手撕了两块纸壳攥在手里,握住两个拳头凑到吴思远的眼前:“选大小,大的跟你爸,小的跟你妈。”

吴思远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彭程紧握的拳头,来回地逡巡,脸色凝重,仿佛彭程的拳头里握着的不是纸壳,而是他的命运,他的爸爸和妈妈,还有他无法预测的未来。他的目光逡巡了好久,还是不敢决定,仿佛一决定就会失去他的家,他的爸爸和妈妈,他的保障一样。

“吴胖子,你快点,总是要选的,就别墨迹!”彭程高声说。

“不,我还是不选了,选一个,就得罪另一个,我没有选的人一定会伤心,要是他们伤心,不理我了,我该怎么办?”吴思远垂头丧气地说,缩了缩身子,像个泄了气的超大皮球。

“那就让他们自己商量好了!”彭程拍了拍吴思远的肩膀安慰道。

“‘棚子’,你会不理我吗?在学校我总是担心我爸妈吵架会被同学知道,笑话我,所以我总是不敢跟同学们说。我们班也有很多同学的父母是离婚的,还有被父母遗弃的,他们一般都不跟同学们玩,总是独来独往。我想我就要跟他们一样了。要是你也不理我,我真的会很惨!”吴思远忧郁地说,脸上有着和他年龄不相称的无助和悲哀,这样的无助和悲哀被地下车库阴冷的空气冻结,凝固在潮湿昏暗的空间里。

“放心吧!你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彭程亲昵地拉着吴思远的手,黑亮的大眼睛注视着吴思远胖嘟嘟的脸和茫然不舍的目光。

“你不是说要去加拿大读书的吗?!”吴思远怀疑地说。

“那是高中的事。还有好几年呢!”彭程安慰地说。

“棚子,你不能不去吗?”吴思远用渴望的眼神盯着彭程带着恳求地说。

“我爸爸说加拿大的人文环境和社会环境好,教学质量高,食品和药品都安全,资金也安全,所以早早地就做好这样的打算。我也想去,想远远地离开他们。不过你不用担心,你是我的铁哥们,到时候我让我爸带着你!”

“我家没有钱!”吴思远万分沮丧地说。

“我爸爸有钱!他有钱给外面的女人,难道没有钱给我的铁哥们吗?!要是他不答应,我就不去!不过以我爸那条老狐狸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做吃亏的买卖,恐怕你也得做出点牺牲,比如认我爸做干爹。”彭程沉思着说。

“我靠!还得认干爹!我爸妈会同意吗?他们就我这一个孩子!”吴思远担心地说。

“放心吧!你爸妈会求之不得地把你送给我爸。”彭程一副老于世故的样子,拍拍吴思远的肩膀。

“棚子,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许反悔。我们拉钩!”两个孩子立刻拉钩,并且盖了印,他们完全不能理解这样的承诺背后的严肃性。

“棚子,你不怕你爸妈不要你吗?”吴思远好奇地问。

“怕什么,他们再怎么闹腾就我这一个儿子,他们拼命赚钱的目的还不都是为了我!我爸妈才不会那么愚蠢地让家产旁落呢!但是我爸爸也常常地对我说,我必须要有能力守住我的财产!并且有能力用这些财产赚钱,有能力赚钱的人才有资格花钱!”彭程扬起帅气的脸,轻描淡写地说。

“我爸说现在很多公司倒闭,很多人都失业,所以他才失业,而且不好找工作。你就不怕你爸的公司破产倒闭?!”吴思远不无担忧地说。

“放心吧!老吴!我爸那条老狐狸才不会破产呢!他是不会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几年前就给我妈和我办理了加拿大的移民,在那里用我的名字买了房子和土地,委托当地的经营公司代理经营,收益都存在我的户头,而且每年把国内的盈利都转出去,存放在我的户头里。我爸说商人要有能力保证自己的资产安全,才能保住自己的胜利果实。”彭程得意地说:“所以,我要学MBA工商管理,我要取得学位。我能行!”

彭程的苹果8 Plus在空寂的地下车库很突兀地响起,彩铃的回音像个顽皮的精灵在幽暗的空间里游走,碎裂了被凝固的忧郁和阴冷。是保姆的电话。彭程看了一眼,立刻关掉了手机,嘴里咕咕唧唧地说:“那个讨厌的婆娘,就知道讨好我爸妈。总是看着我,不许上这,不许上那,整个一个家庭间谍。”

“那你关了手机,你爸妈会不会揍你?我要是不听话,我爸爸和妈妈是会轮流地揍我,直到我认错为止。”吴思远担心地说。

“怕什么?我爸爸说他是文明人,尊重孩子,讲究说服教育!然后还让保姆天天盯着我!把我当成小孩子不成?!我才不信他那一套。”彭程像个小大人似地说,完全忘记自己还真的只是个孩子。沉思了一会,又不无赞叹地说:“不过,我爸爸还是也有伟大的地方,比如他总是教育我男人要有狼一样的智慧和坚韧,要有狮子一样的霸气和勇敢,要有老虎一样的威武和胆量,要懂得‘丛林法则’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保存自己。因此他让我学习散打、游泳、打球、登山,刻意地磨砺我的体质和耐力。让我学习英语,甚至早早地让我回加拿大读书,只是我妈妈总是担心我爸找女人才拖延了。不过等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就可以一个人独立地在加拿大生活,而且现在有你陪我,他们也没有什么不放心。”

“棚子,你真幸福!”吴思远羡慕地说。

“幸福什么?整天看着他们像反特大片一样斗智斗勇,我巴不得快点长大,去加拿大开始我自己的生活!那里的社会是讲究人权的!‘人权’!懂吗?!作人的基本权利!”彭程明亮的眼睛里有种对自由生活炙热的痴迷和向往。

“棚子,说好了你要带着我,我也离开他们,让他们使劲地闹吧。我和你一起去那个自由的国度,找‘人权’!”吴思远用肉嘟嘟的手拉着彭程说。

“好!哥们!不过你得先减肥,还要学好英语!”彭程郑重地盯着吴思远说。

“唉!我的英语老不好了,我就是学不会!我也控制不住我的嘴!”吴思远沮丧地说。

“活该你要被‘out’!男人要想成功首先要有能力管住自己的嘴巴,还要肯花力气学习!这是最基本的!除非你不想跟我去!”彭程带着威胁口吻不容置疑地说。

“好!棚子!我听你的!减肥,学英语!”吴思远十分果决地说。

“这就对了!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干杯!”两个孩子用可口易拉罐碰杯,效法电影里的江湖人物的样子,仰头痛饮,然后哈哈大笑。笑声在幽暗空旷的地下车库里滚动,在水泥柱子上使劲地撞击,发出巨大的轰鸣和回响,这轰鸣和回响像长了翅膀的鹰一样冲出地下车库,在辽阔的天空里奋力翱翔……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emotion.guanhuaju.com/a/2018/0820/817966.html

标签:原创短篇小说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伤心的店铺 后一篇:静思

相关阅读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4-20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4-25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5-04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5-11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5-16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5-23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5-30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6-22

分享人:梅香竹秀

2018-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