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服又心疼那个叫翁帆的女子 佩服又心疼那个叫翁帆的女子

阳光妹妹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7-07-2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说真心话,对杨翁二人,一直有说点什么的想法,而这篇文章在我脑子里也已盘旋十多天。这么久才真正落笔,主要是感觉不知该从何处起笔、又该落笔在何处,因为杨先生实在太过耀眼。

 

今天写该文的契机,源于前段时间因为一篇炒作杨振宁先生假遗嘱的帖子。看那评论,似乎翁帆又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幸灾乐祸者有之,叹息者有之,抱不平者有之,淡然看之者有之,祝福者亦有之。但我,却如同刚得知他们订婚时的消息一样,五味杂陈。

 

在动笔之前,特意在网上搜索过有关他们的文章。看了几篇,愕然发现,原来他们对杨先生和翁帆的解读几乎都来自2015年杨澜对他们二人(此处不写“夫妻二人”,是觉得心理上实在接受不了这样的年龄不登对)的采访。

 

我也把这采访视频看了几遍。发现翁帆长得漂亮,而且,声音也甜美,还说得一口顺溜的英文,确乎算得上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而彼时已93岁的杨先生,虽然掩不住老态,但说话却是中气十足。我想,如果杨先生不是比翁帆大这么多(哪怕是三十岁的年龄差),人们可能也会认为这是一对男才女貌的登对组合。

 --------------------------------------------------------------------------------------------------

这些文章的作者,和很多人一样,都以为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便是真相,殊不知真正的真相,却很有可能隐藏在自己的未见未闻里。

 

去年一次在小区超市买东西时看到的一幕,加深了我这个感触。有一个邻居(大若是某户帮自己儿女看小孩的女人)带了自己的一个老亲戚过来串门。应该是想买点东西招待亲戚,她们在进小区大门前先进了超市。看到那个邻居在挑菜和水果的时候,一边搀着那个年纪看似在七十多岁的老妇人亲戚,一边一个劲地问她喜欢吃什么。当时我心里想:哎呀,这个女人对老人家可真好!

但,几分钟后,她让我看了一出180°大反转的戏。

在快要结账的时候,那个老太太走在了她的前面(当时并没觉得她是有意退避)。老太太抢着去付钱,而她在后面说,“怎么好意思要您付钱呢?您是来做客的!”

超市的收银员在听到她这话准备把钱退给那亲戚、等那邻居自己付钱的时候,我看到了刷三观的一幕:这个站在老人家身后的妇女,使劲地摇了几下手、然后又指了指那位老人家。收银员明白了她的意思,把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然后把钱找给老人家。

等帐结完,女人立马接过了塞满东西的购物袋,一边搀着老人家往外走,一边嘴里在叨叨:“哎呀,您怎么付钱了!应该我来付的!”。

 

 


就像心理学中说的,冰山下我们看不到的那一部分,才是生活的真相。

大家看这张照片,是不是感觉谢霆锋和张柏芝还是一对般配又恩爱的璧人?可是你知道吗?这张照片记录的是2011年4月的一场活动,而张柏芝和谢霆锋两个人,于2011年8月发表了离婚的联合声明。

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一对相识十几年、结婚已六年且育有两个孩子的夫妻,怎么可能几个月就让婚姻画上了休止符?

我们这些吃瓜群众,总是在等到真相大白之后,才知道原来人家的笑容背后,藏着我们看不见的势同水火。

作为公众人物,一定是直到纸再也包不住火,才不得不选择将真相公开。而在这之前,他们必然会顾及在公众面前的形象、继续合体出行,而他们之间究竟有多少的矛盾与纠结、谈判与拉锯,外人无从得知(也许,只有经历过离婚或者差点就离了婚的人,才有最深切的体会)。

------------------------------------------------------------------------------------------------- 

回到杨澜对杨先生和翁帆二人的采访上。

虽然看的只是采访播出的节目,我脑子里却冒出了很多问题。这个采访,提前了多长时间预约?预约的时候有没有列出大概的提纲给被采访者?他们有没有事先商约一下谈话内容的走向?播出的内容有没有剪辑?还有,说到杨先生的三个儿女,为何选了一张他们少年时代的照片、而不是他们的近照(这么做是不是在淡化和他儿女的年龄差)?

这些我们都无从得知。所以只能就我们看到的内容来八卦一下。

 

在访谈中,翁帆说,她在和杨振宁订婚的消息传开的那天,睡了一个好觉。很多文章也提到这一点。翁帆自己也直言她的同学朋友都佩服她。

可是,真地像你们以为、他们自己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吗?即使二人的结合没有来自某些力量的施压(这个不敢妄加揣测),而是完全出自纯粹的爱情,但最少,翁帆的父母一开始是反对的吧?她真要迈出和一个可以做自己爷爷的人走进婚姻的这一步,父母这一关的思想工作是绝对少不了的!那一个好觉,与其说是超然,不如说是疲惫之后的自然反应或者一种逃避(翁帆自己也说很多记者打电话给她)。

而且,即便最终说服了父母,但父母心里肯定还是有迈不过去的坎。否则翁帆的父亲何以用“牺牲”二字来形容他自己女儿的婚姻?

至于翁帆说的杨先生的家人那一方,个个都开明得只有祝福,我也无法完全相信。我们世上的每一个人,哪一个不是从世俗的环境中走过来的?哪一个的人生观不会带有世俗的烙印?他们兄妹三个真的哪一个心里都不曾存过半点芥蒂? 

他们二人,一个称对方是“最后的礼物”,一个称对方是“带路人”。对这,估计很多人都认同。因为事实也确乎如此。

于杨先生而言,在自己的暮年能找到一个愿意照顾自己生活起居的人已属幸运,何况这个配偶嫁给自己时还是个正当年华的女子!更更幸运的是,这个女子,与自己曾经相伴五十多年的夫人,眉眼间竟然还有着那么几分的相似!(不知道每个男人的心里,是否都住着一个抹不去记忆的女人。《蜗居》里的宋思明,喜欢上海藻,其实也是因为海藻长着一张他初恋的脸。)


而于翁帆呢,也确如她所言,杨先生这么一个有着丰富阅历的人,带给她的除了人生道路上的指导,更有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见识高端世界的平台。她完全不用像我们众多的普通女性一样,得把自己锻炼成身兼数职的神人,一边得和另一半一起挑起家庭建设的重任、一边得处理家庭的琐碎、一边得为儿女的教育绞尽脑汁、一边还得挤出时间为自己的成长添砖加瓦;也完全不必为经济的问题操心,每天可以与琴书为伍。那样的生活,自然是象牙塔中的象牙塔。

翁帆还说,当一个女人崇拜一个男人的话,而当你知道这个你崇拜的男人刚好也喜欢你或者爱你的时候,你很自然地就会接受他的爱。这话不假,每个女人都喜欢有才的男人。何况这个男人可以让自己跳脱靠自己打拼的艰难。

一个是有一个疑似故人来的人陪伴,一个是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这或许是他们结缡的最初因由。

 --------------------------------------------------------------------------------------------------

本来,婚姻幸福与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无权指手划脚。但这个采访,他们的回答似乎是那种“正确”的标准答案,太过于完美。完美得过于用力,难免就失了真。

觉得他们要向众人努力地证明,他们的结合,是超越了世俗眼光的婚姻,唯与爱情相关。所以大多数场合,他们总是十指相扣地成双出行。


几个月前,有人在微信群里转发翁帆在公开场合甩开杨振宁的手的视频(不是好事者,没有保留那段视频。去网上搜索,大海捞针一般找到一条,但这条视频没有群里转发的长,也远不如群里转发的清晰)。当时看了内心有些触动,虽然却如有些人说的一样,哪对夫妻没有个不睦的时候?但觉得相比经过媒体过滤过的镜头,也许这些不经意之处才是他们关系的真相(当年戴安娜与查尔斯在印度,如果不是敏锐的摄影师捕捉到了戴安娜拒绝查尔斯吻他、把脸撇向一边的镜头,民众如何会知道,他们的关系已岌岌可危)。

最近舆论又泛起对他俩的评论,又因为自己想写写他们,才赫然发现,二人合影的照片里,翁帆的脸,已悄然发生了变化。看着她面容里那少了笑却多了几分落寞的神情,不免生出丝丝的疼惜。

一个女人,幸不幸福,其实不用自己的嘴巴来告诉别人,她的眉眼自会替她诉说。因为她不消说话,眉梢眼角会自然带出恬淡满足的笑意。

这一张,似乎嘴在笑,而眉眼间却让人感觉有些游离。

热烈的红色,也没能掩住那一份隐忍。


对她,是心生疼惜又有些佩服。

佩服的是她当年敢于不顾世俗眼光、为自己找一片净土,又能坚守这么多年;心疼的是她把青春的年华耗费在了一个虽说是科学巨人但不可否认完全可以做她爷爷的老人身上。一如侯门深似海,即便她真想反悔,估计也不是那么容易。而杨先生,照他的身体健康状况来看,估计活个100岁甚至他自己说的茶寿都不是什么问题。不想像有些人一样对她的床第生活作什么不怀好意的推测或臆想,但已年过40的她可能要永远地错失做母亲的机会却是千真万确。一个女人做了母亲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无法体会为人母的天伦之乐,又何尝不是一种缺憾?飞入广寒宫的嫦娥,成了仙,却也少了品尝人间烟火、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快乐。

-------------------------------------------------------------------------------------------------- 


也许婚姻,就像拍艺术照。你看到的照片美轮美奂,但实际去拍照的人才知道,影楼里的那些服装到底有多脏。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emotion.guanhuaju.com/a/2017/0721/775517.html

标签:佩服又心疼那个叫翁帆的女子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结婚女方要准备什么 后一篇:结婚清单和准备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