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聚一堂‘同事’情 悠悠”同事“情

磋砣岁月

分享人:磋砣岁月

2017-02-20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欢聚一堂同事情
                                                                            薛运明
       前日,同事邓姐接我们到贵枝酒店相聚,接电话后,激动心情油然而生,自单位倒闭后,一起工作多年的兄弟姐妹们,天各一方,一些同事多年没见,甚至于音讯全无。
      上午十点,我就赶到那里,本以为最早光临,哪知更有早来人:原单位管生产的祖梅女士,管供销的本华兄,生产一车间主任太喜女士,当年厂花,现枝江著名‘葫芦丝’演奏家,核算员魏玉女士和其闺密,供销科“账房”书清小女生,保管员孙女士,老态龙钟的供销科长道宽,金牌销售员燕平,另几位多年不见,记不清名姓了,都已聚在贵枝大酒店辉煌的“金玉满堂”厅了。
     一晃多年,不禁感慨万千:当年厂子垮时,都是三十至四十左右,正是人生佳年华,坦率说,现在都“苍桑”了。皱纹已上脸,中气已不足。但都成熟老练,本色自然,倒像一坛坛陈年老酒,更具魅力了。唯独邓姐这么多年,容颜依然,穿着珠光宝气,脸色红颜依旧,细看也有些许鱼尾纹了。邓姐笑笑说:自然规律...!是啊,在坐的男士女士们,当年谁不是风流倜傥,谁又不是风情万种?
     会计师承兰女士:我们的‘同事群’群主,如今仍然家务.工作双缠身,又从宜昌往家奔,自然来的迟些。
     席间,大家团团围坐,互诉衷肠。谈起各自在企业倒闭后的生存空间,各自的家庭现状,不由得情景交融,感慨万千!
     企业已不在,唯有彼此间同事情谊,没有了上下级之分,大家无顾及的畅谈起来,插科打诨,欢声笑语,喜气洋洋充满整个豪华大厅。        连窗外的喜鹊也似乎懂得这群人类的喜悦心情,聚在外面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当问到祖梅的儿子现在怎样,我们想起那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她笑说,我们给他取的名字叫鹏程,指望他搞番事业,哪知他现在只经营一个网吧,年收入也就‘泡吧万’吧。我们都笑了,这就不错啊,想当年,你们领导我们时,还不就一人百把块钱月工资。她是不饶人的,“那时情况不同啊”!   
     承兰儿子小张是公务员吧,在宜都工作。她们在宜昌买了房,儿子结婚我们去过的。问及现在,她还在工作,劝她不干了,她说我的《注册会计师》证浪费了,心有不甘。
     太喜女士谈及家庭,似有‘不悦’,她人处得知,刚从深圳回来,她说,哪是从深圳回来哟,原来:儿子大学毕业,在一个跨国企业工作,结婚生了孩子,把她从家里‘调’到瑞典引孙子,现在回来过春节后,又要‘赴’北爱尔兰“上班”。她不想去,我们说那有嘛不高兴?出国只当旅游,别人想都想不到呢!她说:“别处没有家乡好,外国月亮没有我们中国圆!”
     葫芦丝演奏家魏玉是位漂亮的女士,在我们这一群人中,年纪最小。很多话题,不必多说,请在网上一睹芳容.风采!     
     书清小女生本来要下星期天破费,无奈她们已备组团前往西部探险,近几年已畅游新马泰,港澳台,日本,都留下了她的足迹。这个旅行家就像一阵清风!‘妄图’风靡全球。因行程已定,只好暂时饶了她。
     大家闲聊时,邓姐总是优雅.娴静地听着,不插一言,快人快语的祖梅女士:她好哦,清闲啰!儿子有出息,在问安工作了十年,现在调到马店了。她好似不愿讲儿子的事,忙插言,儿子有成绩是他自己的努力和领导培养的结果。又转移话题说,不过这么多年,孙子可是她一手带大的,幼儿园,红儿班,到现在高小,没有丝毫倦怠,现在他爸爸回了城关,她舒了一口气,儿子儿媳也宽慰她,尊她劳苦功高!从此分担重任。让她往后清闲自在,安享晚年!
     听到这儿,我们一众给她添了一句话:青春永驻!创造不老神话!
     说着,本华接了个电话,放下电话朝大家一揖:各位,您们又做爷爷奶奶了。原来他独生女添生了。我问他:性别?他嘿嘿一乐:“是个带把的!没有她妈妈享福了,妈妈生了个小棉袄,她确要为儿子,奋斗一辈子!”大家又是一乐!
     道宽现在是一身轻松,企业倒闭后,他和爱人租了几十亩地,种起了蔬菜大棚,租期到了,他也退休了,今天和老伴一起来参加宴会。这些年,也不容易,从没做过重事,从事农耕二十年,安置了三位老人,嫁了二位千金,确实辛苦,可从他饱经风霜的脸上看出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知读者看过我在《枝江热线》那篇《李麻木小传》没有?里面主人翁:今天也端误生意,来了这里,在座的男士都没他身体好。可惜都不能喝,委曲他了。这‘家伙’身体健壮,精力旺盛。依然是“半斤八两,直荡直荡”。
     席间,厂长彭忠义来了微信,率妇人蔡永益女士向我们发来祝福,祝大家多保重,拜了晚年!〈真是晚年:都已老了!〉远在荆门原企业二车间头目昵称‘燕子’杏明女士,也发来微信,祝福众同事!我们笑言:燕子归巢!飞回来哟!
     下午,打的打小牌,闲谈的闲谈,魏玉拿出精致的‘葫芦丝’乐器吹起了《月光下的风尾竹》,动听的旋律,让人兴趣勃发,我不由上前,引吭高歌:《少年壮志不言愁》.《映山红》.《绿岛小夜曲》,美妙的音乐,似乎把人带到那风华正茂的岁月!
    晚饭后,“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邓姐送我们来到门口,已是华灯初上!霓虹灯闪烁与众女士的华丽衣着交相辉映,成为大街上一道美丽的风景!
    看到邓姐依依不舍,我们也不忍挥手离别!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深情地注视着这一幕,似乎也被感动!
    那一幕幕夕阳红,那一坛坛陈年酒,让我彻夜难眠,于是我披衣起床,“的的.答答”敲起了健盘: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同事们,献给牵线搭桥让我们相聚的邓姐...! 
 
 
                                     


标签:欢聚一堂‘同事’情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那些年,身边的女孩子们【轩辕三缺】 后一篇:年近七旬的交大女教授写的文章: 《不能让下一辈看到的感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