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一场盛大的劫难

雨漫天

分享人:雨漫天

2016-04-23 | 阅读:

   花开是花落的经年,遇见是别离的序曲。每个人的青春总要经过许多站,经历许多人,许多事。青春乱,一场盛大的劫。下一站幸福。这是一个关于青春的故事。幸福、忧伤若即若离,就在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痛并快乐着的青春。——题记

  一场早已预言的青春劫,一滴落在纸上的热泪,故事就这样启程了,踏上心与心的列车,遥远奔驰在荒凉的青春原野。

  一段过往的爱情,一季颓废的青春,一条回家的路,熟悉时间留下的闹钟,总用声音打下一个个节拍的死结。夜深了,不要这清冷的月光,守在他的窗台。思念一个人就像喝下一杯很冰很冰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把它变成一滴一滴的温暖的眼泪。

  不要问桃子对桃花的珍藏,不要说爱情是寂寞华丽的出口。岁月被风吹得那样无奈,青春是指头间划过的记忆,抹不去的永远。有时,忘不了花凋;但也有时,记不起花开。

  浅浅的思念,走不出烟雾寂寞的圈。站在与幸福对望的街角,关于这座都市,只剩下一个人的秋千和两个人的记忆。曾经扬起的弧度,如今却再也无法逾越。喜欢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十字路口,红灯,绿灯,行人,车辆,匆匆地来了又去……四十五度角的仰望,不偏不倚的角度,夕阳下的光影,看不清眼角的泪水。曾经也想过,如果那时永远也只是默默地看着,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故事了。

青春是一场盛大的劫难

冠华居阅读配图

  幸福倒影,刻画在旧日的时光里。婆娑树荫,青春,在风中呼啸而过。校园里流传一句话“毕业来了,离失恋还会远吗?”一对情侣相依而过,这一幕幕有着惊人相似的剧情总是不知疲倦地上演。而我,忽然就变做了这刻的路人,如果上帝听得见,请让他们幸福。

  夏天是个多雨的季节。告诉自己,不再提起。关于那一季的痴迷。又是一季盛夏。阳光倾盆而下,碎了这一地班驳。在一片苍白中蓦然回首,是谁在低吟浅唱着关于一段岁月的记忆。改了容颜,易了流光,手里黄昏,面上夕阳。就这样不知疲倦地演绎着相逢与离别。

  这是第31级台阶。在等你下课的每一个星期三下午,我都是这样静默地坐在这里。时光拉出漫长的背影,绵延成我以为的永远。若是时间就此凝结成冰,那我甘愿这样自欺欺人。永远的。你在我身边。风很大。心很乱。已经不记得和你在一起有多长时间了。我把你说过的话,一字一句写在纸上,折成纸飞机,用力扔出去。随风而去的它们,可不可以带走我对你的记忆。我承认我是个胆小鬼。你要走,我却不敢说留。默默祝福,小指轻轻相挽,拇指深深相印。一指寂寞,一指幸福,然后,恪守余生。

  三三两两散乱的脚印,谁醉了那夜,让我在晓风明月里迷了路。撩起这仲夏夜无尽的天幕,我看见天使的舞蹈,脚铃叮当,错梦花期,像思念情人一样思念逝去的往昔。云是尺,用来丈量我的心;水是剪,用来剪掉我的悲。像一阵凄风,像一阵惨雨,像一阵落花。瘦了花影,寒了心声。

  隆重的盛夏相约年华笼罩一座青春的城。夏风总带着湿热的气息,盛夏光年,爱从不逗留,我们都只是故事的过客,像是麦田里守望着的流浪。而你是我最透明的秘密,停留在未知的遥远。每一段消失的记忆来不及珍惜,炎夏过去留在原来地无解一季。一段遗忘的时光呼啸而过,谁的一季夏风。逃匿的天光暗下那些年记忆的午后,你经过我的生命,同未曾出现过那般,无声如斯,寂若安年。被风吹过的夏天,吹散的告白,遗失在谁的视眼。谁可以告诉我,时间是怎样的概念,牵手走过的青春,下一站会不会是幸福,我这样安静地看你经过。

  故事,并非停留在时光的原处。四年的长度,两小时的黑白光影。被搁置的光年化作寂静的聆音,阴天,雨天,艳阳天,我在这儿,你在哪里?开始习惯独自行走于陌路,郁结在这些年的那层雾霭。于你离开后的经年,如晨露滴落,折射伊始的透明,像是仓皇走失的静默,在洒下流苏般的纪年,绽放暖阳一季。夏天的热浪依旧流窜在这个南方的城市里,一整个夏天的阳光将树影覆满了校园。一群陌生的年轻人,一些没成熟的面孔,站在漏光的树下,阳光里充斥着欢乐的笑声。曾经笑过的,哭过的,然后破碎了,消失了。记忆在倒塌,湮没了潮湿的心。天色变暗,吹着悲伤的风,席卷荒野。落日最美时,你的笑容,永远定格。

  四十五度角的抬头,是不是最寂寞的,我不知道。只是,仰望天空的时候,我会记得微笑。那个你以为一直存在于我脸上的灿烂。笑颜,逐开的是寂寞,逐不开也是寂寞。我想,我的心里住进了一个人。能够坦然面对和承受思念的重。总是在等待,等待柔情似水。犹记得那晚的黄昏最是风情,知人寂寥,遣明月晓风一行。四十五度,其实只是一种仰望,就像我们喜欢蔚蓝的天空。可终其一生,即使在云端之上,我们也无法用双手触及。有些人有些事,只适合仰望。站成最纯洁的姿势,成为我们温暖过存在过的最好证明。

标签:青春 记忆 思念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有一份情,是拥抱着自己的寂寞 后一篇:放手,是一种无奈的绝望

相关阅读

分享人:半步颠

2015-12-13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5-12-19

分享人:莫迪卡

2015-12-25

分享人:莫迪卡

2015-12-31

分享人:莫迪卡

2016-01-01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6-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