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蓝,幸运与努力才能成功

梅兰君子

分享人:梅兰君子

2015-12-23 | 阅读:

   王祖蓝,幸运与努力才能成功

王祖蓝,幸运与努力才能成功

冠华居励志人物配图

  6月2日凌晨1点,王祖蓝从《天声一队》直播厅走出来,夸张的装扮也难掩倦意,伸过来的手有气无力,但随后的一举让人错愕。“不好意思,久等了!”他后撤半步,并拢腿,几乎90度弯下腰来。

  这是一次几近“流产”的专访,节目彩排与直播从下午2点开始,持续到次日凌晨。首次以主持人身份登上内地荧屏的王祖蓝在演播厅内一站10个小时。本想在化妆间隙进行采访,却被经纪人挡在了门外。王祖蓝带着打理了一半的眉毛,依着门框小声说:“嘿,如果能等到节目录制完,我一定过来找你们。”

  凌晨的采访在王祖蓝不住的抱歉中开始“化妆的时间其实我不能和你聊。因为这个叫王祖蓝的家伙普通话烂透了,化妆的一个小时里,他前前后后读了6遍台本。有音读不准,杨宗纬会帮忙纠正... ...”走下舞台的王祖蓝说话很轻,笑声爽朗。他撩开头发,汗水流过的痕迹在额前形成“沟壑”。王祖蓝说:“直播的三个小时里,紧张得几度冒冷汗,如果没人看出我的紧张,那将是最大的成功。”

  戏里戏外,他已经习惯以夸张的表面情绪来掩饰心底的紧张与不安,这让观众总是看到一个嘻嘻哈哈不知疲倦的靓仔蓝。“汪涵的主持多棒啊!笔笔唱得多好啊!吴奇隆、游鸿明多帅啊!一场演出就像生活的缩影,和优秀的人在一起,紧张是来源于自卑吧... ...”

  2009年担任好友林峰红馆演唱会的嘉宾,王祖蓝将一曲《浮夸》将林峰唱得哽咽,视频片段成为优酷单月点击冠军。人们猛然发现,《浮夸》像是一首为王祖蓝量身定做的歌,他像是当着4万观众的面,把自己藏在心底的情绪层层剥开。

  王祖蓝说他的偶像是周星驰,他们都曾是那个饱尝辛酸却仍时时捧着《演员的自我修养》,痴迷于表演的临时演员尹天仇。他们都相信,人如果没有梦想,就跟咸鱼没有两样。

  “似石头,似木头,能得到注意吗?我想每个平凡的人都幻想过引人注目吧。那么,你们就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 ...歌词可以虚构,感受无比真实。”王祖蓝断断续续的哼唱《浮夸》,不时向守候在休息室外不愿离去的粉丝们挤挤眼睛。

  那年十八母校舞会,站着如喽罗

  “为了逃避自己不起眼的现实,学校的舞台成了我的避难所,我曾很认真的演过一棵树”

  王祖蓝有超强的记忆力和语言天分,从小爱听广播故事的他口头禅是:“有这么一段日子... ...”他很注意听者的反应,如包袱没响则若有憾焉。那些久远如尘烟的事在他的形容下仿佛是昨天。

  “回头看我高中时的照片,一脸衰样... ...”在王祖蓝看来,自己的中学生涯一直处在“外表开朗,内心无光”的状态中。“心里有怨气,为什么我长得不高也不帅?太过要强的个性让我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为了摆脱负面情绪,他找到另一条让自己“嚣张”的途径。“学校的活动,只要是能上舞台的我都做,辩论赛有我、唱歌比赛有我、朗诵比赛也有我,凭借才艺我在学校‘耀武扬威’,学习成绩差到几乎稳坐班级倒数。”

  因为出生在基督徒家庭,王祖蓝中学是在圣公会学校就读,学校组织最多的舞台活动还是话剧表演。“剧团老师总会给我一些奇怪的角色,我扮演过路人甲乙丙丁,扮演过各种没有台词的小动物,甚至是《白雪公主》中一棵随着舞台布景不断移动的树... ...”王祖蓝很突兀的哈哈大笑,“你会觉得这电影里常出现的戏码吧。很多人把龙套当笑话,但这很真实,因为我就是其中一员。”

  “选择导演系只有一个原因,我觉得没人会找我当演员,但我不想离开舞台”

  在高中二年级的暑假,王祖蓝报名参加了香港青少年剧场的暑期活动,结识了一帮同样热爱戏剧的朋友。“舞台剧是很神奇的,只要你能投入进去,就能忘掉很多烦恼。因为长期处在自我否定的情绪里,我当时的烦恼甚至涉及到‘生命的意义’。”用王祖蓝的话来说,那像是一个“虚拟”的暑假,8月回到学校,面对现实的成绩,自卑再次袭来。

  “当然不甘心就此失学,老师说‘你考演艺院校吧,大学你没戏’,听到这句话的第一秒,我心底狂喜,我可以继续演戏了,但下一秒,我清醒过来... ...”王祖蓝眼光扫过同在一间休息室里的吴奇隆,然后摊开手掌,“学表演的全是靓仔咯,当时我已经有不下一百次的演出经历,呐,一次主演都没有呢。”

  最终,王祖蓝选择了报考戏剧学院的导演专业。“只有一个原因,我觉得以后没人会找我演戏,自己当了导演,我就可以安排自己做个客串角色。”

  “很傻很天真”坐在身侧的杨宗纬,冷不丁的插上一句。这次,王祖蓝没有笑。

  幸运儿并不多,用十倍苦心做突出一个

  “大学第二年,父亲离世,我必须抓住任何赚钱的机会来养家。”

  “入校的那些日子,每逢周末我都会在7点前起床,骑自行车来到学院的图书馆,一直待到晚上的12点。因为太喜欢表演了,演戏的机会却不多。我只能靠看书来填补实践的空缺。”戏剧学院里的王祖蓝依然孤僻,但心态却不再阴霾。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了向往。

  在一次与老师的交流中,王祖蓝侃侃而谈半小时斯坦尼体系,此前他看过2000多个欧洲和苏联剧本!“老师大概有那么半分钟的失神,然后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参加剧团活动呢?”

  就在一切都向着不错的方向发展时,王祖蓝遭受到出生以来最大的打击。“父亲离世了,但我没有时间悲痛,家庭的责任交到我手里,演艺学院高昂的学费也没有了着落。”

  王祖蓝有个特点,他的情绪很容易被回忆挑动起来。在讲到那段艰难岁月时,王祖蓝陡然提高了音调。言语激昂起来。“泡图书馆成了奢侈的行为,课余的空闲我开始去收费的小剧场打工,早上9点到晚上6点彩排,演出一般在晚上10点后收工。”其他的空闲时间,王祖蓝跟随香港资深配音师卢雄为电影、广告配音,后被恩师推荐去港台文化教育组兼职写稿编剧。

  《朱古力掌门人》的约翰尼·德普、《十面埋伏》的金城武,粤语版本的配音都来自王祖蓝。王祖蓝模仿着金城武清澈的音调说:“我每一部配音收6000港元,真是物美又价廉... ...”

  “有人告诉TVB面试官‘导演2班有个矮子,挺合适。”

  今天的王祖蓝经常听到一句话:你真幸运!对于这句恭维,他一直没想明白。

  “我是个基督徒,我相信人的一生都是上帝的恩赐,顺境要感恩,逆境也不要太担心,就在大学毕业之前,我都觉得自己没有被幸运眷顾。”2003年以一级荣誉艺术学士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获优秀学生奖,杰出演员奖及多个奖学金。凭毕业作品《锦绣良缘》提名第十三届香港舞台剧奖最佳男主角。这是王祖蓝23年来第一次出演舞台剧主角。这一切的成绩,让他认为自己可以接到TVB的邀请。

  但很偶然,2003年TVB恰巧没有校园招聘计划,这无疑给因为《锦绣良缘》的成功重拾演员梦的王祖蓝泼了瓢冷水。

  “记得当时我爱坐捷运在城市里游荡,无线收费频道开播的消息我完全不清楚,电话打来找我去面试,我没有做任何准备,背着双肩包就去了。有人告诉我,当时在TVB收费台的面试现场,导演们在一帮帅哥里挑不出儿童节目的主持人。有同学喊道:那个,导演2班有个矮子,挺合适。”

  王祖蓝举手比划自己的身高:“导演也没有和我聊什么,要我换身衣服直接试镜了... ...”

  “曾志伟似乎在我身上,看到了他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王祖蓝,幸运与努力才能成功

  或许,王祖蓝的幸运从遇见曾志伟开始的。

  “曾志伟大哥是不是觉得你很像年轻时的他?”王祖蓝思考了片刻,“也许吧,曾志伟大哥是我的恩人。《铁甲无敌奖门人》是翡翠台收视最高的综艺节目,曾志伟大哥不顾很多人的反对,一手把我从儿童节目拉进了王牌主持人队伍里。当时对节目一点不了解,上演播厅显得放不开。我常常亲眼看到别人议论我,说我形象不行,口才也一般,没有唯一的优点就是还算老实勤快... ...”

  那段时间,王祖蓝经常做梦,“已经直播了,话筒找不着了”。有时睡到早上6、7点的时候,突然从床上蹦起来,穿上衣服就往外面蹿,以为是晚上六七点了,赶不上直播录制了。

  2009年度《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王祖蓝与曾志伟担纲主持,在典礼后的庆功宴上,作为无线当红新人的王祖蓝被大伙团团围住,有人说他年少有为,有人说他是大才子。“只有大哥把我拉到一边告诉我‘做主持和做人一样。演出特别成功,火了,从侧幕布下来之后,你应该耷拉着脑袋,贴着墙走。演出要是砸了,到了后台应该大声的问后勤组长,没有宵夜吗!我饿了!”

  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有人来拍照要记住插袋

  “因你的高矮外貌,是否富有而厌弃你的人,又如何值得你去喜欢他!”

  很多人说荧幕上的搞笑艺人私底下会很闷,王祖蓝不否认,“可能比闷更恶劣,从舞台上下来,我总试图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歌词。”

  “生於这个地球,或间中会有一点伤口,你一早望透。几多工作,几多责任,你也不需身旁人担心,是否真的没遗憾... ...”这是王祖蓝的创作歌曲《成就》,拿到的成绩是香港金曲榜三周的前五位。就像他歌词里写的:一点伤口,一早望透。身高或许困扰了他10年。一朝看透后他说:“我这个身高是上帝给我的恩典,因为我明白自己有多骄傲,不经历一些坎坷我根本不会知道世界有多大。如果我生来是个高富帅,也许我会有一段风风光光的日子,然后年过30,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

  刚刚走进TVB的日子,是王祖蓝的新起点,也是他压力最大的时候。狗仔队追身偷拍让他一度对娱乐圈充满厌恶。“认识你的人多了,讨论你的人多了,讨厌你的人自然多了。有段时间状态很差,只有靠听《Smile》让自己摆脱恐惧。曾志伟大哥推荐我去‘艺人之家’(香港艺人基督徒之家)做祷告,然后我认识了蔡少芬。他是TVB一姐,我只是儿童节目主持人。但这并不妨碍我晚上三四点给她打电话,寻求她的帮助。”

  “你畏畏缩缩,不去打扮,观众也认识你。你大方随性,观众也认识你,索性每天都精神一点吧,不要让大家失望。这是蔡少芬告诉我的。面对镜头,我就要给大家最好的状态。或许太夸张,太表面,那也好过缩手缩脚,自怨自艾。那些因你的高矮外貌,是否富有而厌弃你的人,又如何值得你去喜欢他?”身高的不足,将王祖蓝高傲的性格打磨得谦卑,却也将他的心智历练得无比坚韧。

  “我接受唔到罗... ...”(我接受不了)

  “Handelababy现在比我更红了。”TVB“扮嘢”(模仿)节目《荃加福禄寿》一举成为同时段收视之冠,因疯狂恶搞娱乐圈热点人物而掀起全城热议。《Sat in the City》环节中,王祖蓝模仿AB,经典到让AB本人都在微博上吐槽:“我接受唔到啰... ...”

  和东北艺人小沈阳经历相似,反串表演让王祖蓝等上事业高峰,却引来更刻薄的质疑。“看到你想吐啦,人妖啦,变态啦... ...”王祖蓝掰着手指数“骂名”,似乎这些骂的都不是自己一般。“我三四岁的时候妈妈带着我一起看麦当娜,我会很多麦姐的舞步。小学5年级,我扮演‘圣母玛利亚’把老师笑得在地上打滚。真是亵渎的罪过。”王祖蓝很认真的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王祖蓝笑说:“福禄寿这个组合,帅哥是李思捷,长辈就是阮兆祥扮演,那女人呢?就由我来啦,其实我的心态很正常,不需要扭曲到变成女人心态,一来这是演戏,二来你知道这是在说一个笑话。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媚态。你会很容易走向一个反的方向,就是矫揉造作、令人讨厌,但是我要扮得靓、扮得过瘾,令男人会觉得你很有吸引力,女人会觉得你很漂亮,大家都很喜欢你。我的出发点是:认真地扮靓,丑化女人,我接受唔到啰!”

  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屋村你住哪一座

  “哎呀,李亚男你太高了,你配不上我啦。”

  “李亚男说,如果我再长高十公分,我肯定是香港第一花心。这个观点上,我非常支持她!”谈到女友,思路清晰,反应神速的王祖蓝结巴起来。“我听过了太多的风凉话,甚至是嘲弄。其实挺搞笑的,我们两人刚刚在一起的时候谁也没有把身高当回事。倒是被狗仔偷拍过几次后我们俩拿着八卦杂志互相开玩笑,比如我会跟她说‘李亚男,你这么高,根本配不上我啦... ...”

  “屌丝的逆袭”也不过如此吧。2010年,两人五年的地下恋情在微博上浮出水面,与“高白美”秀恩爱成了王祖蓝的“逆袭的宣言”。他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李亚男发来的彩信图片,北欧的海岸线,以及留言:上帝同在。“李亚男其实是一个家教很好的女生,虽然是在国外留学,但是身上却有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没有心机不会争名夺利。你看她在TVB剧里的角色,总是演一些很虚荣的奸角,其实和她的个性完全是相反的,TVB都是骗人的。”

  7月,王祖蓝能否加盟湖南卫视将见分晓。在香港演员纷纷都想往内地发展的时候,王祖蓝居然坦言更希望能驻扎在香港,“我现在想建立的不是事业,而是和观众的一种感情。之前在香港遇到一个赤膊的的士司机,一见到他就大喊,‘王祖蓝,我完全接受唔到咯!’多奇妙啊!”。

  “内地发展就能收获更大的名气,如果我成了巨星,你们是不是不会放我回家了?李亚男还在家里呢!”

标签:香港 导演 浮夸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海伦凯勒的故事 后一篇:李彦宏:亿万富豪的学生时代